2019年12月19日

马丁,一个人的音乐会

 

Martin Listabarth,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的90后新生代爵士和古典音乐家。在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众多传承人中,他有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。爵士和古典的交融,在他今年四月中国成都和武汉的独奏巡演音乐会中,成功赢得中国数千名观众的认可。

图片来源:jazzclublindau.de
图片来源:jazzclublindau.de

12月12日,由欧中文化、教育与科学协会ECCEES)主办的 “Martin爵士作品CD发布音乐会”,在维也纳音乐博物馆盛大举行。座无虚席的音乐厅里,维也纳观众以经久不息的掌声,一次又一次地给予这位维也纳青年音乐家以及作品以充分的肯定。

一场音乐会,是为了去聆听某一个作曲家的经典作品,还是为了品味音乐会现场某一位演奏家独有的音乐诠释?可以说,每个观众各取所需,各得其乐。

关于这场一个人的爵士音乐会,维也纳著名音评家常晖女士如是写道:

 

 “Martin Listabarth玩爵士,不乏德奥知识分子的味道。凌驾于音乐灵感和指间技巧之上的,是非德奥莫属的控制力,理性、严谨、洗练、沉静。看得出来,这位国立高材生的古典钢琴基础扎实。马丁的爵士意趣,是在古典调性里,玩味爵士切分。

图片来源:martinlistabarth.at
图片来源:martinlistabarth.at

“他的保留曲目,应该从巴赫到舒曼再到拉赫玛尼诺夫吧?不过,对于爵士乐创作,古典背景是不是好事?会不会绑架想象力?已故奥地利钢琴大师Friedrich Gulda玩爵士很爽,但最终未获爵士业内人士的真正认可。Gulda!那可是性情中人!

 

“听Martin弹爵士,听着听着,竟联想到德语文学。他的爵士作品,或有托马斯·曼的审美,约瑟夫·罗特的怀旧,甚至今年文学诺奖得主彼得·汉德克的诗性。无论深挖儿时的记忆,描述未曾谋面的外婆,抑或剖析怪异的邻居,甚至回顾曾经的旅行,貌似思绪万千,终究冷艳高贵,凌而不乱。一个晚上的演奏,尽兴而不狂乱,不张扬,更无嘻哈。直到最后一曲:Welcome to Kenner Road! 哈,诙谐里夹带着足够的嘲弄!

“音乐会结束后,我斗胆去问他,您这是在畅想美国的爵士热土,还是在恶搞维也纳十区的街景?年轻的马丁坏笑而不语。“

 

Martin的音乐既为观众演奏,也在诠释自己 - 古典、爵士、自我、原创 – 几重享受。他以这样的方式,让自己的人生留住悬念和期待。

 

正如常晖所言,祝贺Martin!愿他独树一帜,前途无量!